百度股价逆势逞强:年度牛股启动?

百度已收录,点击一下,找找看!

本月以来,全球主要上市互联网公司的股价经历了剧烈震荡走低,但有两家公司是例外,一家是刚刚宣布回购兼拆股计划的苹果公司,一家是中国的搜索引擎服务商百度。

百度股价逆势逞强:年度牛股启动?

上周五,全球互联网公司股价再次暴跌,大多数公司的股价跌幅都超过了2%,同样,百度和苹果又是市值超过100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中仅有的两家股价上涨者,其中百度当天上涨接近2%,是互联网公司中涨幅最大者。

尹生初略统计,相对于月初,百度股价上涨了7.2%,腾讯下跌了3.2%,奇虎360下跌了10.3%,谷歌下跌了7.4%,Facebook下跌了4.2%,亚马逊下跌了9.5%,Twitter下跌了11%,Linkedin下跌了14.6%,eBay下跌了2.75%。

相比月内高点,百度仍在高点,腾讯下跌了7.1%,奇虎360下跌了13.3%,谷歌下跌了9.5%,Facebook下跌了8.4%,亚马逊下跌了11.4%,Twitter下跌了11.5%,Linked下跌了14.6%,eBay下跌了4.1%。

就在上个月底,尹生刚刚在福布斯中文网上发表过一篇专栏文章:《百度股价或将迎Facebook式逆袭》,当时我的依据是,市场对搜索在移动时代的重要性、百度在移动时代的重要性都过于悲观了,而对于其移动互联网营收的快速增长以及整体营收的触底反弹又显得视而不见。

据此,我认为百度股价至少被低估近50%,在未来一年内巨大的空间可能被填满,就像去年以来的Facebook一样。过去一个月的市场表现似乎在暗示,投资者正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向百度。

目前的形势让我想起了2001年初至2012年初,这期间全球主要互联网公司的股价也都出现了下跌,而百度是为数不多的几家出现明显上涨的公司之一,当时它的市值比腾讯还高100亿美元,这也让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成为福布斯富豪榜上罕见的蝉联中国首富头衔的企业家。

当时,面对预期过度的压力,投资者纷纷转向长期看来更有确定性的股票,而百度无疑是最佳选择之一,现在的情况和当时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对投资者而言,当对移动互联网、电商、社交网络等的未来预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公司业绩的释放又未能跟随上预期的步伐时,转而寻找价值洼地就成为明智之举,而百度就是这样的价值洼地,上周四发生的两件同百度相关的事情,毫无疑问强化了这一点:

上周四,百度发布了2014Q1的财报,总体营收增长了59.1%,几乎是之前预告区间的上限,盈利状况也较上个季度好转,净利润同比增长24.1%。与此同时百度还对预告第二季度营收增长介于56.3%~60.2%。

这很可能暗示着百度的营收增长重新回到了快车道——2012年第二季度,其营收增长突然从一个季度前的75%骤降到59.8%,随后一路下行到去年第二季度的38.6%,但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强劲反弹,而且这种反弹有结构上的变化作为保障:来自移动互联网的收入在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已经占到全部收入的20%,我在上述文章中预测今年全年移动的整体比例可望提高到30%。

同一天发生的另外一件事,则是百度长期价值的保证:在一年一度的百度技术开放日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亲自、也是全球主要互联网公司中首次提出完整的大数据解决方案,即包括开放云、数据工厂和百度大脑的“大数据引擎”。

这意味着什么?百度并没有因为腾讯和阿里巴巴在用户端和运营端的咄咄逼人,而自乱阵脚,而是继续在自己擅长的技术领域制定游戏规则——尽管通过收购91无线、借助在地图上的优势等,它在用户端也获得了不俗的成绩,根据App Annie的数字,百度的移动端用户总数在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中仅次于腾讯。

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还没有一家能在技术研发上和百度竞争。尽管腾讯公司已经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但它将关注的重点放在产品、用户资源的管理和短期开发上,它甚至都没有单独披露研发费用;阿里巴巴的主要关注点在商务运营、金融领域,尽管它较早开始推云计算和大数据战略,但也主要是为了留住既有客户服务、盘活手里的关系和交易数据。

唯有百度一直在投资五年甚至十年以后的技术:李彦宏亲自挂帅的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就是百度中长期研发的大本营,他在官网上的留言是希望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成为贝尔实验室、施乐PARC这样的研究机构,目前全球科技公司中只有IBM、谷歌、微软和百度设置了类似机构。

毫无疑问,这里聚集了一帮全球最牛的技术专家,比如前Facebook推荐平台创建者徐伟、曾在微软雷德蒙德总部担任研究员的倪凯和王亮、前AMD异构系统首席软件架构师吴韧、全球机器学习领域权威余凯等,今年初百度还启动了一项名为“少帅”的计划,计划在全球招募9名30岁以下的人工智能精英。

这些人在努力解决的,都是影响到五年甚至十年后互联网等领域的技术,比如深度学习、大数据分析、人机交互、3D视觉、异构计算等等,其中的一些已经反哺到百度现有产品中,比如语音识别和图片搜索。

另一些则被应用于大数据引擎中,比如百度大脑,这是在将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到大数据分析中,据说目前百度大脑的智能化已经相当于两三岁孩子的大脑。对于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进展,《连线》杂志曾经专文介绍,并认为百度可望在该领域与IBM、谷歌等国际公司一决高下。

我在《百度股价或将迎Facebook式逆袭》中已经提到,搜索技术发展到今天还远没有成熟,尤其在移动端,移动端的杀手级应用不会只有一个微信,搜索是最理想的杀手级应用,只不过目前受制于技术,导致其无法重新定义搜索在人们脑中的印象,而语音输入、图片识别、基于大数据的精准搜索等可望解决这些问题。

与此同时,大数据引擎还有机会将百度带入更多的传统行业,比如同交通部门合作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和疾控中心合作控制传染病蔓延,帮助保险公司提高精算水平等,这一方面有助于丰富百度的数据库,而更重要的,则是在不远的将来可望成为百度重要的增长来源——通过和IBM这样的传统信息技术服务商竞争,百度可望从相关的服务出租与分成、产品销售等方面受益。

唯一的问题,是这些投资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体现到市场竞争和财报上,好在百度目前拥有充足的现金储备(64亿美元),传统搜索业务提供的自由现金流还在源源不断补充进来,这让百度有充足的弹药进行研发投资: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季度,百度用在研发上的投入首次突破了两亿美元,占到全部收入的13.4%,这已经超过了谷歌去年13.3%的研发投资比例。

总的来说,从短期看,百度有来自移动搜索和分发的强劲动力,从中期看,百度可望从LBS、行业应用领域寻找到替代动力,从中长期看,一旦技术投资通过量变带来质变,百度就有机会从重新定义搜索中找到持续动力。

不确定因素:短期看,第二季度会成为牛熊分水岭,而指标主要看移动端收入的占比;未来一年则主要看地图和本地生活的整合进展,以及在与传统行业相关领域的布局,比如能否继续做透旅游和视频,以及找到新的重点行业突破口。

来源:网络转载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